第301章+302章:见家长

作者:雪妖精01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崔教官有些惊讶,他没想到他们来只过了一个晚上,刘嫂子竟然就同意了,亏得自己上次住了那么久,早知道这么容易上次就带彩虹他们来了。

  不过惊讶过后是激动,他的拳头死死的握着,眼内有些血丝,脸皮通红,看着像打人的样子,可嘴角却有一丝的微笑。

  他的微笑显得那么不和谐,看上去有些吓人,可彩虹却能体会他的心情。

  刘嫂子和武建国确定要跟着去了,接下来就开始安排,说要走,那可不是一句话的事儿,有很多事儿需要去办,再加上刘嫂子有些故土难离,彩虹和钟华决定先走,他们去京市,崔教官在这里陪着刘嫂子和武建国,他们一起去广州。

  去京市的路上彩虹和钟华商议,以后京市这边交给崔教官,闷鳖和武建国背货,而她和钟华开始去别的城市,寻求更多的发展。

  他们的店生意是越来越好,可人也越来越多,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人,所以他们需要更多的货,赚更多的钱,然后开工厂。

  钟华也是赞同彩虹的思路的,不能光靠这一个店,虽然目前还好,可迟早是要受到冲击的,到那个时候,没有别的门路,他们的生意怕是不会稳固。

  等到了京市,梁玉田告诉他们房子已经找好了,房子不在市中心,所以价格算不上贵,和后面那天价是没法比的。另外他还把彩虹还有钟华看了比较偏僻的地方几间平房,说可以用做仓库,以后他们一下搬不走的货可以发在里面,当然这是为以后考虑的,现在彩虹他们还到不了那规模。

  彩虹看过以后挺满意,现在看便宜,以后也是寸土寸金的地方,这时候买花不了什么钱,不用投入什么,挺好的。

  她和钟华又去办了手续,不是一天就能办成,剩下的事儿他们交给了梁玉田。

  另外梁玉田还领着他们见了一位姓张的老人,老人是个知识分子,年轻的时候是个大学的老师,教的是历史。只不过那个特殊年代受了不少罪,后来平反回到了京市,又回到了大学,当了教授。现在退休好几年了,平时没事喜欢研究那些有年代的东西,眼光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家里的日子不怎么好。

  张老虽然每个月有工资,可他下乡那些年,在乡下有个农村的女人帮了他很多,他后来娶了这个女的,生了个儿子,儿子生下来有过一次大病,好了以后人有些傻。

  后来他回京市,把女人和儿子也接了过来,可在京市他还有一个儿子一个闺女,是他先头的媳妇生的,先头的媳妇在他下乡前就没了。

  京市的房子并不大,住这么多人很挤,再加上他先头媳妇生的儿子和闺女和后媳妇还有傻儿子合不来,总是发生矛盾。

  他心疼先头媳妇留下的孩子,也心疼乡下的媳妇和儿子,可他却无法调和。

  后媳妇过不惯城里的生活,最后和他商量要回去。

  他也想过跟着妻子回去,毕竟那是他媳妇,儿子就算是傻,那也是他儿子,可他先头的一儿一女他也挂念。最后几人一合计,张老还是留在了京市,他每个月都会给乡下那边捎钱,保证那娘俩日子能过去。

  每年他也会回乡下那边看看,住一段时间。

  直到把跟着他在京市的儿子养的成了家,闺女嫁了人,他觉得日子能好过一些了,也想退休回到乡下去陪着媳妇和儿子,可没想到乡下的媳妇有了病,看病花了不少钱,他把能卖的东西都卖了,给乡下的媳妇治好了病,也给傻儿子娶了媳妇。

  可他不敢回乡下了,因为手里空了,经济太紧张。

  所以他在寻思能不能做点啥,赚点钱,给乡下的媳妇还有儿子留点钱,以防他以后哪天不在了,那边能有点过河钱。

  至于这边的儿子和闺女他倒不担心,他们都有工作,也都过得去。

  梁玉田对张老挺尊敬的,他刚来到这里,张老帮了他不少,他一直记在心里。他帮着彩虹和钟华看货,有时候张老也帮忙,从来没有要过梁玉田的好处,都是义务帮忙。梁玉田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帮外甥是天经地义,不求回报,可别人却是人情。张老这边比较紧张,梁玉田是知道的,他的意思是把张老介绍给彩虹和钟华,以后张老也每天帮忙看货,而彩虹和钟华一个月给张老一些辛苦费,让张老也多少能有些收入。

  吃饭的时候,梁玉田没明说,但彩虹和钟华都是明白人,懂了舅舅的意思,再说他们对于张老的印象也不错,老人健谈,但并不说空话,人也看着和蔼可亲,知识也渊博,眼光也不错。

  张老对于彩虹和钟华的印象也还可以,开始他本以为这两人是那种比较奸猾的商人,可见面以后知道不是,他心里多少放下了心。

  最后彩虹和钟华提出,张老帮他们看货,他们每个月给张老一百块的辛苦费。

  张老是有些意外的,他有退休工资,一个月好几十,他以为这边能给他五十已经是顶天了,毕竟他就是帮着长长眼,没想到人家还给了一百,并且梁玉田没事总拉他一起吃饭什么的,从来不让他付钱,他要付钱,梁玉田还急眼,看来他们家的人都是讲究人。

  这一刻张老心里更是满意,他是文化人,心里多少有些清高和倔脾气,走这一步一是为了钱,实在无奈,二是他喜欢这个。现在看来对方人不错,这让他心里舒服很多。

  梁玉田也很满意,外甥的生意好,他也帮上了朋友,算是两好各一好。

  另外彩虹还给了梁玉田不少经费,梁玉田看东西买东西要钱,有时候需要请人帮着长眼要钱,请人吃饭这些都要钱的。

  说起来,梁玉田还真的帮钟华还有彩虹掏到几样古董,并且价格挺便宜的,他们没卖,而是自己收藏了起来。现在卖价格不会高到那里去,等以后需要钱的时候再说。这事他们也告诉了黄成,说以后卖了钱,是有黄成一份的。

  黄成心里很感动,毕竟他不出去,对于京市的情况不了解,彩虹和钟华完全可以把古董私自藏起来,不告诉他,反正彩虹和钟华也买得起,可以算他们私人的财产,可他们没有,说明他们把他们之间的情义看的很重。

  黄成心里发誓,这一辈子都不会背叛彩虹和钟华,绝不会因为钱和他们生出矛盾。

  彩虹和钟华走的时候交代梁玉田,以后他们来的时候不会太多,可以把货给崔教官、闷鳖他们,至于那些梁玉田看好价格不算太贵的古董,不用给他们,放在梁玉田家或者是钟华他们房子里面,那些他们存起来,不出手。

  梁玉田答应了,他觉得这样也好,以后价值肯定更高。

  等他们背着货到了广州,崔教官,刘嫂子和武建国已经先他们一天到了。

  黄成晚上请客给大家接风,彩虹知道武家的院子他们没有卖,那是他们武家的根,以后回去也有个住处。刘嫂子带了一些被褥,一些衣物还有那五百块的抚恤来的。

  虽然来的时候刘嫂子很不安,毕竟这边都是陌生人,可到了以后大家没有一个用怪异的眼神看他,每个都很尊敬的喊她嫂子,对她很热情,对武建国也很亲。

  夜里她是和陈丽一起睡的,陈丽对她没有丝毫的不满,态度上虽然算不上很亲昵,但很真诚。

  这一下消除了刘嫂子的紧张,看着武建国那消失了很久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看他又恢复了朝气,刘嫂子心里很安慰,这一步她走对了。

  人都在一起,又说了分工,本来是只想让刘嫂子帮着做做饭,收拾收拾卫生,可刘嫂子说她也想帮帮忙,所以除了这些她还要每天到店里,彩虹让陈丽带着刘嫂子学习。

  刘嫂子没想到她一说,众人就同意了,并没有想把她关在家里不出门的打算,她的眼眶红了,同时也下决心除了洗衣做饭收拾卫生,她也要努力学习,也要能帮上忙,不让人家白养她这个闲人。

  而武建国则跟着崔教官和闷鳖一起去京市背货,闷鳖和武建国会锻炼他。

  武建国非常的兴奋,干劲也很大,当即就拍着胸脯表示他肯定能干好。

  另外黄成告诉大家,他和陈丽订在了四月二十结婚,新房就是他们买的房子,现在正在收拾,结婚前肯定是能收拾完了。

  看着黄成那春风得意的样子,再看看陈丽一脸娇羞的看着黄成,彩虹也替他们开心,大家都举杯祝福了他们。

  闷鳖也呵呵笑着,开始他回去说不让父母给妹子订那边的亲事,父母还说找不到比那更好的了,后面知道陈丽相中了黄成,他们也就没说什么了。虽然黄成长的不算出众,可黄成帮了他们很多,再说闺女看上了人家,人家也说了对他们闺女好,他们还有什么说的。和那边说了情况,那边也没强求,两家和和气气的把事儿揭了过去。陈家父母感叹,幸好没真的订下,也没有要彩礼什么的,解决起来容易,不然还真不好说。

  等黄成和陈丽一起回去,陈家父母对黄成很热情,说结婚的日子黄成订好了,只要他能对陈丽好,他们不要彩礼。

  黄成也很尊敬陈家父母,对方说不要彩礼,可他还是送了不少,电器都搬了两大件,陈家狠狠的在村里出了一次大风头。

  陈家父母都说黄成仁义,闺女跟了他,他们也放心了。

  至于黄成的爹妈则不是很愿意,有点嫌弃陈丽是农村的,不过黄成不听他们的,他自己有房子,能养活妻儿,不用父母帮衬,陈丽的人品没问题,好不容易找到了喜欢的,不能因为父母而放弃,所以他很坚决。

  黄成的父母也就没再说什么,不过让黄成多给家里钱,说给黄成攒起来,怕黄成都把钱补贴给陈家那边。也怕陈家那边占他们儿子的便宜。

  黄成没同意,他每个月只给父母一些钱,够他们生活,多的他并没有给,因为他心里有数,给了父母,再想要回来就难了,而父母不那么和他一心。

  他的父母和他说了好几次,让他把他兄弟还有黄家一些关系近的人给安排到店里,说那个店是黄成的,为啥要请外人便宜外人,不用自家人?

  黄成一直没松口,黄家本族人不少,有的过的不错,有的过的一般,当初黄大力那样说他,没有人帮他,都向着黄大力,包括他的父母兄弟。

  他的兄弟说了几次要来他的店里,他没有答应过,不是他薄情,而是他的兄弟和他不一样。他刚去黄大力那边的时候,他兄弟就说以后让他帮着也带到黄大力那边,言语之间对于黄大力很推崇。现在他自己干了,他兄弟还和黄大力那边近,说话都向着黄大力,如果他让他兄弟到了店里,那么他兄弟说不定会把他和店卖给黄大力那边。他不会让这样的事儿发生。

  所以他不会用黄家那边的人,他宁可只给些钱给家里,只要家里日子过得去就好。

  这些他都没有告诉彩虹和钟华,因为这是他的事儿,就像彩虹和钟华也并没有用自己家的亲戚朋友一样。

  黄成没有说这些,而陈丽只见过未来公婆一次,她第一次拎着东西和黄成上门,她未来的公泼用那种很异样的眼神看她,看的她很不舒服,有些坐立不安。他们说话很快,她也不怎么听得懂。她直觉黄家的人不喜欢她。

  黄成告诉她,每个月他会给家里钱,但对于父母的话,不能听的不用听,也不住在一起,他们有时间回去看看,只要尽到他们的本分就好。

  另外黄成还告诉陈丽,如果黄家将来有人找到她那边,不管他们是说什么,求什么,都让她不要答应,推到他身上就好。

  陈丽一一点头,黄成以前的事儿她知道一些,对于黄家那边的人她也不喜欢,她觉得这样挺好,她和黄家那边的人不熟悉,不用去应酬,省事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