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曾经的地狱

作者:雪妖精01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彩虹知道林平说的是真实,而他说的这个人上辈子她也见过。

  彩虹握拳,上辈子那个叫郑锋的男人可没少给林平出坏主意,他比林平更可恨。彩虹也不会放过他的。

  “林平哥,你为啥要和我说这个?你不会也让我做那个的对不对?”

  彩虹的声调很抖,显示着她的害怕。

  “彩虹别怕,哥不会让你做的,你就跟着哥好了,哥咋舍得让你跟别的男人。”

  林平急忙安慰。

  “那月季呢,你会让月季去做这个吗?”

  彩虹又问。

  “你一说倒是提醒我了,你看,我带你出去,要住房,要吃饭,这两个人生活可比一个人要多花不少的钱。要是有别的收入那肯定好点,可你跟我,那就是我的女人,我肯定不会亏待你,我不能让你辛苦的去做活,更不会让你去陪别的男人,我会好好的对你,让你过上好日子。可你也知道这样我会很不容易,彩虹你愿意帮我吗?”

  林平诱、惑着彩虹,他现在心里有一种别样的兴奋,为什么郑锋可以一次带好几个女的出去,而他就只能一次带一个?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他胆子不够大,既然郑锋可以做到,那他为什么不能?

  再则彩虹先前的话也让他有了更大的欲、望,既然村里的人觉得陪谁都是陪,只要能赚钱就好,那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愿意,我愿意。”

  彩虹急忙点头表着态。

  “彩虹,我是这样想的,要不我把月季也带出去?这样她能赚钱,咱们的日子就能好过很多。你是个闺女,和村里的闺女更熟,你知道谁长的好看,家里也愿意赚钱的,你帮我联系联系,我一起带出去。我让她们去陪被的男人睡觉,然后赚钱,咱们一起分,你帮我管着她们,这样你就是她们的头了,这样咱们生活有了着落,她们也能赚钱。多好的事儿啊。”

  林平问着彩虹,他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不错。彩虹去说肯定比自己说更好一些,如果能多带些人出去,他就能赚很多的钱。至于带出去以后有人不愿意,那好办,打就是了。外面人生地不熟的,她们也没法。

  他也见识过郑峰带出去的女孩不听话,可收拾了一番,还不是老实了下来。

  就像他带出去的琴子一样,开始不也不愿意吗?被他打了一顿,不就肯了?

  这事本来就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他以前就是太小心,他就应该像郑峰,这样才能过好日子。

  这次真是要感谢彩虹了,要不是她提醒了自己,他还小心翼翼的呢。

  如果这事办好了,他奖励彩虹,让他跟着自己一段时间,先不陪别的男人,等自己腻了再说。

  “林平哥,我、我不敢,她们要是不愿意可咋办?”

  彩虹身子都哆嗦起来。

  真是没出息!林平心中说了一句。

  “放心吧,等我把她们都带出去,她们在外面谁都不认识,要是不听话,打就是了。她们都是闺女,都怕疼,打她们一顿,自然就肯了。等她们都陪了男人,就老实了。她们也不敢和家里人说,只会把钱给家里人,你看那琴子,不就啥也没说吗?我可是为了她们好,让她们赚钱呢。但这事走之前你不能和别人说啊。不然我就没法带你出去了,到时候你只能在家里过挨打受气的苦日子了。”

  林平半软半硬的说着。

  “彩虹,只要你好好跟着我,我一定会让你过好日子,我保证我会好好对你,我也保证这样的事儿我不让你做。好不好?”

  林平看彩虹不出声,又轻声对彩虹保证着。

  彩虹的身子一直抖,她想起了上辈子,她满怀着希望被林平带了出去。

  她以为林平帮她找了活计,可没想到林平竟然是要她出卖、身体去陪别的男人睡觉。

  她害怕,她更觉得羞辱,她不肯。

  开始林平让她跪,打她耳光,脸都打肿了,她也不肯。

  后来郑峰就教林平,拿烟头烫她。

  她的胳膊上被林平烫了好多的疤,身体上也有。

  她还是不肯,林平没了办法,可郑峰很凶狠,弄了个烙铁,让林平烙自己。

  她的背后有一个烙铁印,就是那时候被烫下的。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烙铁下去她的惨叫声,记得烧红的烙铁烙在皮肉上发出那种如肉烤焦了一般的味道,那种痛让她晕了过去。

  可就是那样的疼,她也没有点头。

  也就是那时候她遇到了月季,月季是早一年被林平带出去的,也是做这个。

  她求月季帮她,希望能逃脱,可月季却面无表情,月季说让她死心吧,早点答应还少受些罪。

  月季说她开始也不肯,林平也打了她,不过只是打了巴掌,她遇到了琴子,琴子告诉她,除了答应没有别的办法。

  她们只有答应了林平,按林平说的去做,再慢慢脱离林平的掌控。

  后来琴子攀了一个人,脱离了林平,林平才又回去找人的。

  月季让彩虹答应,还说她不会帮彩虹,这都是命,谁都无法逃脱。

  月季走了,彩虹绝望了,可即便身心受到那样的伤害,她一样咬牙坚持着,她不能答应。

  她是软弱,她是不成器,她是老实,可她有她的底线,为了底线,哪怕是死,她也坚持。

  所以不管林平如何虐待她,她都咬牙,不点头。

  彩虹不是没有逃跑过,一次又一次的,被林平抓回去,每次都是一顿好打。彩虹满身的伤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那个时候的她就只有一个信念,离开林平,希望林平得到报应。

  可那个时候她被林平打的都躺在那里爬不起来,想跑都跑不了。

  那一个多月的折磨对于彩虹来说就是地狱一样的日子。

  被打,被罚,一天只给喝一次水,吃一点东西维持着她的生命。

  最主要的是心的绝望,希望的破灭,身体的惨痛,让她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