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348章:打

作者:雪妖精01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彩虹和钟华看着黄成妈拍打着黄成,黄成没有躲,任他妈打着,彩虹能看出黄成内心的凉。

  “妈,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陈丽看到男人被打,急忙来劝。

  “你滚一边去,你就是个扫把星,都是你,要不是你,成子也不能和我们生分,娶了你,家里什么都不顺,涛子这样就是被你方的。”

  黄成妈一甩手给了陈丽一巴掌。

  这一巴掌谁也没想到。

  彩虹要上前,钟华一把拉住了她,没让她动。因为闷鳖在黄成家里,要出头,自然有闷鳖这个大哥。

  “妈,你这是想干什么啊。”

  黄成恼了,他妈打他,他不还手,因为不管如何他妈对于他有生养之恩。可他妈却没有权利打陈丽,陈丽是他的媳妇,他妈对陈丽没有恩情,人家陈丽的父母把她交给自己,不是让她跟着自己受罪挨打的。

  黄成推了他妈一下,把他妈推离陈丽的身边,防止他妈再动手。

  那边闷鳖已经握拳,他真的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揍黄成妈一顿,竟然敢动手打他妹子,可黄成已经出手了,护着他妹子,如果他再出手,他怕黄成为难,那毕竟是黄成的妈。

  所以闷鳖只能咬着牙,红着脸,盯着黄成妈,如果他们再敢对妹子动手,不敢三七二十一,先打他们一顿再说。

  “你个臭小子,你敢打你妈,我打死你个不孝的,你也不怕天打雷劈。”

  黄成爹一看自己的媳妇差点被儿子推倒,冲上来对着黄成就是几下。

  黄成妈先是惊讶,然后她顺势坐在地上,哭闹道:“哎哟,没天理了,这儿子娶了媳妇不要娘,还和媳妇一起动手打娘,我可是没法活了。”

  看着黄成妈拍着大腿哭,彩虹摇头,不管在那个地方都少不了这样的人。

  “我打死你们两个不孝顺的东西,生你干啥,早知道就应该掐死你。”

  黄成爹这一下更觉得自己有理,不但要打黄成,还要打陈丽。

  黄成是护着陈丽的,可闷鳖不干了,这是看妹子好欺负是吧。

  闷鳖几步上了跟前,伸出大手一把抓住了黄成爹的胳膊。

  “你、你想干啥?”

  黄成爹看着闷鳖那黑脸心里有点害怕。

  “你放手,你敢欺负我男人,你可是晚辈,你知道不,你要是敢动手,我让成子打死陈丽,把她休出黄家,她别想做我黄家的媳妇。”

  黄成妈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冲闷鳖喊着。

  “那我今个就试试看,当你们家的媳妇,有你们这样的公婆,不做你家的媳妇就不做,以为我们稀罕啊。你们不是说成子打你们天打雷劈吗?那我打,我可不是你们儿子,我妹子不做你家的媳妇了,我和你们没关系,我不怕天打雷劈。”

  闷鳖说着对着黄成爹就是一下,当然了,他没使太大的力气,不可能把人打坏了,不然和黄成没法交代。

  “哎哟,可是疼死我了。”

  黄成爹一声惨叫,当然了,疼是疼,但也有做戏的成分。

  “你还看着干啥,你爹都要被人打死了,你是死人啊,看人这么欺负你爹。”

  黄成妈喊着黄成。

  黄成没动,他知道闷鳖生气了,就算他们是做的圈套,可陈丽是实在挨了一巴掌,再加上他爹刚才也要对陈丽动手,闷鳖才忍不住的。

  如果他对闷鳖动手,那么兄弟就没得做了,陈丽也会为难。

  再说,他相信闷鳖不会下狠手,如果闷鳖实心想打,怕是两拳就能要了他爹的命,他爹哪可能还在这里活蹦乱跳的叫。

  闷鳖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害怕,让他们不敢对陈丽动手。

  看黄成不动,黄成的爹妈都气的不行。

  “你动手试试,我看你敢打我,你打我一个试试,你要是不打,你就是王八。”

  黄成妈喊不动儿子,自己梗着脖子站在闷鳖跟前,她就不相信了闷鳖敢动她一个手指头。

  闷鳖看着黄成妈不但和他较劲,还动手撕扯他,想起刚才她扇妹子那一巴掌,想起她骂妹子的那些话,想起妹子在她身边受的气,闷鳖真动手了。

  “哎哟,我的娘啊,我可是没法活了,你把我打死吧,你不打死我,你就是我生的,你就是小娘养的。”

  黄成妈没想到闷鳖真动手,她真被打了,她被她看不起的儿媳妇哥哥打了,这还有天理吗?

  她坐在地上哭,在她被打的那一瞬间,黄成的身子动了一下,那是身体的自然反应,看到陈丽担忧的看着他,黄成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他没动手。

  不是他狠心,父母有时候真的过分,如果是别人,他绝不会让人这样对他的父母,但是闷鳖,他没法动手。

  “哥。”

  陈丽喊了一声,她害怕闷鳖继续动手打她的公婆,那样黄成心里肯定难受。

  “这事儿你别管,平时他们咋对你的,我早看不下去了,我是看在成子的面上我才不计较,今个他们能当着我这个娘家人的面打你,可见他们多猖狂,我这个当哥的要是不能给你做主,我还有啥用?”

  “不是说不要你做他家的媳妇了吗?那正好,他家那个黄涛输了那么多钱,成子根本就拿不出来,你不用做他家的媳妇了,这钱也不用你管。你的钱一分也不给他家,也别找咱们借。他们那个儿子不是好吗?我看他们没钱,咋去救儿子。”

  闷鳖虽然嘴笨,但彩虹和钟华事先和他说过,如果出现了什么情况,该怎么说话,所以闷鳖心里是有数的。

  听闷鳖这样一说,陈丽低着头不吭声了。

  黄成的爹妈虽然挨了闷鳖的打,可并不算严重,他们都在考察黄成呢,看黄成不替他们出头,听闷鳖说完那话,黄成的脸色很难看。

  黄成爹妈心里就开始寻思起来。难道黄成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

  两万多块是很多,可大家都说他们儿子黄成发了大财,有人给他们透信,说别说两万多了,就是五万黄成也拿的出来。让他们借这个机会多要点钱,好留着养老。

  难道那人是骗他们的?

  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随即又想到,应该是黄成不愿意出,不然怎么都能拿出来,再不行就去借呗,或者把房子卖了。要知道出事的可是涛子,要是不给人家钱,那涛子说不定没命了,黄成不救兄弟,他不是个有良心的,自己老了,不能指望黄成。

  所以必须要钱!

  “我不管,今个说破大天去,你必须给我拿三万块钱,要是不拿,我就坐着不走了,我就去告你,告你不孝顺,让大老爷判你。”

  黄成妈恶狠狠的说着。

  “你非要逼死我吗?那么多钱,你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我跟着黄叔干了那么久,才攒了几百块,做生意的时候我跟你们要过一分钱?我每个月都给你们钱,我买了房子,结了婚,给你们买了那么多东西,还有家里的东西,我手里早就没钱了,过年的时候又给黄涛他还了钱,我现在连两千都拿不出来还三万,你们要了我的命也没有。”

  黄成红着眼睛,这父母把他当什么啊。

  黄家父母听了黄成的话又相互看了一眼,他们觉得黄成说的确实没错,可能黄成真拿不出那么多。

  “不是还有你媳妇,还有你大舅哥吗?还有这房子,你卖了就是了,你们这边这么多人,总不能让你睡外边。还有和你玩的好的那些人,你问他们要要,以后你有钱了再给他们就是了。”

  黄成妈帮黄成出着主意,说的特别轻巧。

  “别找我们,我妹子都不做你家的媳妇了,你们的事儿和我们没关系,要钱一分没有。这家里有不少东西都是我们家出钱买的,都是我们的,谁也别想拿走,你们要卖的话,我们先把东西拉走,也别找我们借,我们不借。”

  闷鳖一把拉着陈丽后退看戏,表明了他的态度。

  陈丽不说话,任闷鳖拉着,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做戏,她不能心软,不然就会破坏大家伙的计划。

  “呸!你看看你娶的啥媳妇,平时你对她那么好,给她花那么多钱,现在咱家出了事儿,她躲的远远的,你还说她好,她这样的媳妇就该浸猪笼。”

  黄成妈呸了一口骂着。

  “还不是你们逼的,现在小丽她都不和我过了,我连媳妇都要没了,你们还说她,你们对她好过一天吗?我没脸找人家借钱。房子也没法卖,再说这房子能卖几个钱,就算卖了也不够,差的远呢。”

  黄成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

  “还有你们那个店呢,不是听说你们还开了个工厂吗?不行就把那个店卖了,工厂总有钱吧?你去要啊。”

  黄成妈又说着。

  黄成瞪大了眼睛,又一次相信他肯定是捡来的。

  “对不起,店他不能卖,至于工厂里的钱他更不能要了。”

  这时候彩虹和钟华才一起上了前,而出声的是彩虹。

  “碍你们什么事儿了,那店是成子的,为啥不能卖?你们平时不是和他玩的好吗?说啥兄弟,现在我们家出事了,你们就该帮帮成子。你们要是不给钱,这事你就别管,这店我们帮着卖。还有工厂也得给我们拿钱出来,不然别开了。”

  黄成妈一副不讲理的样子。

  “呵呵。”

  彩虹笑了笑。

  “当初我们开店的时候,这个店是分成了五份,我和华哥还有黄成、闷鳖,大马猴各一份,一人出了两千块钱,赚了钱大家平分。这两年,赚的钱都分给了黄成,没少过他的,只不过钱他都花了,这就和我们没关系了。当初我们说好,店要卖的话,必须五个人同意,不然谁也不可以卖,现在我们不同意,所以店不能卖。”

  彩虹不慌不急的说着,她的话虽然不是全部的事实,但黄成妈不懂这些。

  “对,不能卖,我不同意。”

  闷鳖也高喊着。

  “那我儿子不干了,你们把钱给我儿子。”

  黄成妈觉得彩虹没骗她,当初确实是他们几个一起的,那时候黄成是没啥钱。

  “可以,当初我们说好,谁不干都可以,会退回当初的本钱,黄成,你要是不想干了,两千块我们退给你。”

  彩虹很愉快的点了头。

  “啥两千?当初是两千,现在可不能这么算了,最少给五千,不,给两万。”

  黄成妈想讹彩虹。

  “对,给两万。”

  黄成爹也叫着。

  “不可能,当初我们签的有合同,上面写的很明白,这个就是你们去告,也是只给两千,多的一分别想。”

  彩虹很镇定。

  “你个XX,你还当家了,你男人死了啊,要你出头,你坑我儿子钱,打死你。”

  黄成妈急眼了,只给两千不管用啊,她要冲彩虹动手。

  钟华一步上前,抓住了黄成妈伸出的手,微微一用力黄成妈就大叫了起来。

  “婶子,别说我男人没死,在这儿,就算只有我,我也不会打不过你吧?我们是和黄成关系还不错,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和你好啊,被人欺负了,我们可不会不吭声,我们可不欠你的,你要是动手,那就别怕我不客气。你放心,打坏了,我给你治病。”

  彩虹的声音很冷,带着淡淡的嘲弄。

  “你、你,疼。”

  黄成妈和彩虹接触的不多,就算平时见面彩虹也很少和她说话,她还以为彩虹和她儿媳妇一样好欺负呢。

  “华哥,这次算了,她要是再骂人,再打人,别客气。”

  彩虹让钟华收了手。

  “黄成,你要退出店吗?”

  彩虹问着黄成。

  黄成看看他们,再看看他爹妈。

  “退吧。”

  好久黄成才这样说了一句,低下头,人好像少了精气神。

  黄成的爹妈觉得亏了,可看着钟华和彩虹冷冷的眼神,闷鳖还冲她回了挥拳头,她没敢说什么。

  “还有那个啥厂呢。”

  黄成妈不甘心,这些加起来才几千啊。现在要把黄成的钱都逼出来才是正经。

  “工厂就更不可能了,这工厂是我和华哥的,别说黄成了,就连陈丽,闷鳖,大马猴他们都没份,所以黄成他是分不到一分钱的。我们工厂有保安的,如果有人闹事,会直接打出去,婶子你要想试试,我们不拦着。”

  彩虹说完还做了个请的手势,让黄成爹妈尽管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