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354章:杀人

作者:雪妖精01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彩虹听说黄涛第一份工只干了半天就嫌累不干了,跑到以前赌钱的地方又去赌了。

  不过这次他只赌了一会儿就有人告诉了黄成爹妈,他爹妈来叫黄涛回去。

  黄涛很生气,还和他爹妈吵了一架,可这次他爹妈没依他,看他不走,搅乱了牌桌。

  黄涛输了十几块,他爹妈也没帮他还,说手里一分没有,以后谁要是再和黄涛赌钱,黄涛输了,他们不会帮,黄成也不会帮,黄涛是没钱的,谁输了谁自认倒霉。

  不但这样,黄成的妈还说,谁再和黄涛赌钱,她就骂对方的祖宗八代。

  那些人也知道了黄家的事儿,知道黄家确实弄不出钱来了,都表示以后都不和黄涛赌了。

  而黄成的父母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的房子压给彩虹他们了,并且钟华他们说了,只要黄涛够三个月不干活,他们不但把房子收了,还要打黄涛。

  他们心疼儿子,也心疼房子,所以只能忍下心逼着黄涛干活。

  黄涛没办法第二天只能再去找活,可他没有长性,吃不得苦,干一天恨不得休三天,哪里能干好。

  到了一个月,他才赚了几块钱,什么都不够。

  不管够不够,钟华该收钱还是要收钱的,黄成的妈有心不给,看钟华一出手就把黄涛举到了半空,好像她再说一句,就要把儿子给扔到天上,她吓的急忙说好话,去找人借了些钱,凑了凑给了。

  黄成妈知道这些人说话是算数的,所以更下了狠心逼着黄涛赚钱,就算黄涛一个月赚不够一百块,她和她男人再赚一些,帮扶着,怎么也够了。

  而更让黄成妈下了决心的是陈丽怀孕了。

  本来黄成妈是想从黄成那里多少扣出来一些帮补黄涛。

  她觉得儿媳妇没和黄成分开,儿媳妇手里肯定是有些的,虽然她去要过,儿媳妇说了,如果他们要钱,她就和黄成分开,钱她是一分都不会给的。

  要了几次要不到,可她并不死心。

  她再一次去要的时候,陈丽说着话吐了,她开始还想发脾气的,结果又想陈丽是不是有了。

  一问陈丽,陈丽有两个月都没来身上了,真是有了。

  黄成的爹妈都挺高兴的。虽然他们心里对黄成有意见,觉得黄成生下来就是和他们作对的,在他们心里,黄成不亲,可再不亲也是他们的儿子啊。

  现在儿媳妇有了,那是他们黄家的头一个大孙子,他们如何能不高兴。

  这一高兴,黄成爹妈也不要钱了,让陈丽好好养着,给他们生大孙子。

  他们还想搬过来一起住的,说要伺候陈丽,让黄成和陈丽拒绝了,说这房子现在不是他们的,压给人家了,彩虹他们说了,如果他们搬过来住,彩虹就收房子。

  黄成的爹妈没法,就没搬,但出了这个事以后,他们对小儿子黄涛就更严了一些,说黄涛如果不好好赚钱,他们就不管他了,反正他们要有孙子了,以后就算黄涛他被人砍了,他们也不管了。

  黄涛那个气啊,可他却没有办法,他仰仗的就是父母向着他,现在父母不向着他了,他只能低头做事,所以他就是再不愿意,也得干活。并且干活赚的钱,还得给人,不能花,和他以前的日子那真是没法比,他的怨气都集结在了心里。

  彩虹这边知道陈丽怀孕的消息也很高兴,大家还买了菜,在彩虹家里大吃了一顿,黄成更是眉开眼笑的,时时看护着陈丽。

  陈丽一脸幸福的笑容,闷鳖知道自己要做舅舅了,也呵呵的笑着。

  “可就剩下你没媳妇了。”

  大马猴难得来,他说着闷逼。

  “谁说光有我,还有建国呢。”

  闷鳖说了一句,脑海里却闪现出一张脸来。

  那是一个笑起来眼睛就闪光,就会浮现出半个酒窝的女孩。

  她有些黑,可五官清秀,脸上还有几颗麻子,显得很可爱。

  闷鳖微微露出笑容,上次家里说给他说了个不错的,他回去看了,也觉得还行,闺女挺老实的,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可哪儿想到他回去两天,闺女就得了急病。

  他听说了以后赶紧让闺女的家人给送医院,闺女的家人本来是不肯的,最后看实在不行送去了,闷鳖还给拿了不少钱看病。

  看好了,对方却不愿意了,要退亲。

  对方有个太奶奶,说重孙女一直都好好的,定了亲,闷鳖一回来就得急病差点没了,这还没嫁呢,这要是嫁过去,不得要命啊。

  怪不得他们家里的日子不错,却这么大了还没娶媳妇,合着是克媳妇啊。

  闷鳖哭笑不得,这事情是赶巧了,不过既然人家不愿意,他也不强迫,所以亲事儿就退了。

  他走的时候,他原来那个前任王敏,就是嫁给了陈贵那个,陈贵废了,王敏怀孕了,本来是王家人的希望,不过王敏作,陈贵又恨王敏,折腾王敏,王敏的孩子就没了。

  王敏大闹一场,要和陈贵分开,可陈贵不肯,说王敏是他媳妇,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到他家。

  陈贵的爹也不肯,儿子已经废了,没用了,孙子没了,不能儿媳妇也没了,要是儿媳妇也没了,那就太丢人了。

  所以他们只能威胁王敏和王家人。

  王家人让王敏认命,说已经得罪了闷鳖一家,现在闷鳖家在十里八乡可是出名了,日子越过越好。再得罪陈书记家,他们就没法过日子了。谁让他们的闺女没有前后眼,当初嫌弃闷鳖嫁了陈贵,既然嫁了,就算守一辈子活、寡,那也得守着。

  王敏没有娘家人撑腰,婆家又没有一个把她当人的,每天夜里陈贵都折腾她,虽然陈贵瘫了,也不能人道,可他上半身没残,想尽了办法折腾王敏。

  王敏好多次受不了半夜惨叫,可把公婆叫过去,不但不帮她,还一起骂她、侮、辱她。

  还有两次,小叔子也半夜过去,她都没有穿衣服,被小叔子看个精光,小叔子那眼神,让她不寒而栗。

  更甚者从那以后,小叔子竟然经常偷偷往她身边凑,还下手、摸、她。

  她怒斥小叔子,结果小叔子没脸的说,反正她是他们陈家的女人,他哥不行了,她是守活、寡,肯定守不住的,不如他替他哥让她快活好了。

  王敏是守不住,可是她是想离开陈贵,想离开陈家,去过好日子,不是继续待在这个家里。

  况且她知道公婆在给小叔子说亲。

  小叔子是要娶媳妇的,到时候娶个水灵的大姑娘,哪儿还有自己什么事儿啊,那时候不但还要守活、寡,并且还要落个不好听的名声。

  王敏不傻,所以她没有答应小叔子。

  可小叔子越来越胆大,有一天差点强、上、了王敏。

  王敏的公婆还骂王敏不知羞耻,勾、搭小叔子,陈贵当天晚上更是差点把王敏折腾死。

  他们这样倒引起了王敏的恨,她竟然真的和小叔子勾、搭上了,两个人发生了关系。

  家丑不可外扬,就算陈家人知道了,这事也没法往外说。陈贵越来越阴森,可他下不了牀,出不去,只能找王敏发泄。

  王敏则是越来越不在乎,陈贵要折磨她,她就跑,跑到小叔子房里。

  气的王敏的公婆拿着棍子打王敏,王敏却说,要是再敢打她,她就到处去说,搅黄了小叔子的婚事。

  王敏的公婆最后只能不吭声。

  可王敏的小叔子在一年后成家了,就像是王敏想的那样,小叔子娶了水灵的女人,正黏糊呢,哪儿里还想得起她。

  后来她和小叔子又一次偷的时候被弟媳妇发现,两个人还大吵了一架。

  虽然王敏和小叔子还能时不时的偷一下,可王敏却无法满足,她还年轻,她不能一辈子过这样的日子,再过几年,她人老珠黄,小叔子怕是都不会碰她,那时候她的日子怎么过?

  闷鳖回来她眼里一亮,加上她知道女方退了闷鳖的亲事,她更是欣喜,那时候闷鳖对她还是很好的,只要她认错服软,她相信闷鳖一定能心软。

  闷鳖可是在外面过上了好日子,她让闷鳖带她出去,相信婆家不肯找闷鳖的麻烦,她问过了,知道公公很怕闷鳖这边。

  她跟着闷鳖出去,离开这里,没有人再会说她闲话,她也能过上好日子,那个时候就没人敢瞧不起她,这是最好的出路了。

  闷鳖看着这个女人,她一直带着哭腔,可眼里却没有眼泪,看她说了半天自己不回应,她竟然还用身体蹭自己。

  闷鳖觉得汗毛孔都在发麻,不是享受,而是恶心,所以他躲开了。

  王敏以为闷鳖是害羞呢,一边继续说着她的可怜,陈贵和陈家人的恶毒,一边继续找机会展现她身体的魅力。

  她觉得男人都那样,反正是和男人睡,和谁睡不都一样,谁能让她过好日子,她就和谁睡。她就不信闷鳖不想女人,不动心。

  闷鳖又一次躲开了,他心里满是嘲讽,王敏原来虽然有些势利,可并不这样轻浮,现在的王敏已经看不出原来一点的样子了,她以为她和她小叔子的那些事儿村里人真的不知道吗?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事儿他一回来,父母就和他说了,还说当初幸好没娶王敏,不然要是出了这样的事儿,他们都没法见人了。

  现在王敏竟然还来勾、搭他,让他带她出去,她把陈贵一家都形容成了畜生,却不知她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闷鳖实在懒得搭理这个女人了,他转身就走。

  “别,哥,我真的好想你,我好后悔,当初是我错了,我给你赔罪,我现在每天都在想你,在那家里我是一天也过不下去了,你就当可怜我,带我走吧,我一定会做个好媳妇的,我给你生孩子,我好好伺候你,行吗。”

  王敏去拉闷鳖,闷鳖躲开,王敏继续哀求。

  “我真他妈恶心。”

  闷鳖留下这句话,他离开了,任王敏如何呼喊,他都没有回头。

  别说他现在可以娶媳妇,就算娶不到媳妇,他也不会要王敏的。

  第二天王敏又去找闷鳖,她要为以后自己的生活做努力,一次不成,那就两次,磨也要磨的闷鳖同意。

  可让王敏没想到的是,闷鳖竟然已经走了。

  闷鳖的父母没让她进门,看着闷鳖父母看她那种眼神,她觉得她快要疯了。

  王敏觉得她的全部希望都消失了,浑浑噩噩的回到了陈家,陈贵对她又是一顿羞辱,她气不过,脑子一热,把心里的仇恨发泄了出来,她狠狠的掐着陈贵的脖子,任陈贵怎么推打,她都没有松手。

  等王敏回过神来的时候,陈贵已经没有了呼吸,眼珠简直都要瞪出眼眶外,五官很吓人。

  王敏一身尖叫回了神,她往外跑,陈贵的爹妈听到跑进去看,才发现儿子已经死了,他们一个腿软差点晕倒,就算儿子废了,那也是他们的儿子。

  他们叫了人去追王敏,把王敏追了回来,差点打死。

  王敏有些疯癫,说了很多丑事,最后被人捂着嘴差点活埋了。虽然王敏没被活埋,没死,可她被抓了,她杀了人,等待她的结果可想而知。

  这些事闷鳖并不知道,是他走以后发生的,他现在想的是他回来坐车上的时候遇到的一个闺女。

  他回来的急,买票只买到了车厢的硬座车票。

  他上车的时候看一个闺女背着被子一类的行李,东西挺多的,他就帮了下忙。

  闺女对他很感激,上了车才发现闺女的是站票,没有座,闷鳖就把座位让她。

  她说不用,最后是两个换着坐的。

  有了这样的插曲,闺女看闷鳖也是个实在人,就告诉闷鳖她叫罗月,是从家里出来到广州这边来打工的。

  说起她能出来,是因为他们同村有个小姐妹去年来了广州,回去的时候说这里很好,在工厂做工,一个月最少有几十块钱,比在农村好很多。

  村里很多人都动了心,要这个小姐妹带她们一起出去,可那个小姐妹只带了她自己家的堂妹,没有带别人。

  很多人便熄了念头,人对于外面不熟悉的世界是有畏惧心理的,没有人领路,很多人明知道外面不错,可却不敢出去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