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449章:分家

作者:雪妖精01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坐了一会儿,彩虹谢绝了林豹子的挽留,他们走了。因为过一会儿月季妈要回来的,他们不想见。来看看,尽了他们的心意就行了。

  他们回去以后,彩芬告诉他们,上午姐夫孙大过来了,说让彩虹和钟华下午过去一趟,他们家里要分家。

  果不其然要分家,彩虹了然的点点头,只不过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昨天她表明态度不会借钱以后,张叶和陈梅知道占不了便宜,肯定会有想法,她们得不到更好的,那肯定会算计家里的那一点,分家势在必行,只是她没有想到会这样急。

  也好,趁他们在家,这次彻底分了也是好事。

  到了下午,他们还没有出门,孙二曲过来了,原来孙大也告诉了他。

  彩虹和钟华不在的时候,孙大和彩真和孙二曲当亲戚走动的,有什么事儿都会帮忙。

  李金娣也没有忌讳这个,和彩真处的不错,彩真那边有点什么事儿,她还会催孙二曲去帮忙,这让孙二曲对里金娣更好。

  就这样彩虹、钟华还有孙二曲去了,彩芬他们留在家里看孩子。主要是去做个见证人,不用太多人。

  到了以后,孙大家的屋子里院子里已经有不少人了,有本家,有左右邻居,还有没事来看热闹的。其中屋子里坐的基本都是长辈和村里的干部。

  看到他们来了,有人赶紧让他们坐,虽然他们年纪不大,可他们代表的是彩真的娘家人,是有话语权的。

  张叶和陈梅的娘家人也来了,都要给闺女做后盾,怕闺女吃亏啊。

  等人都到齐了,村长清清嗓子开始说了起来,无非就是今天孙家分家,到底怎么个分法,请大家来商量,也做个见证。

  孙大的爹也说了几句,无非就是麻烦大家了什么的。

  村长让孙大的爹说了分家的方案,大家一起帮着看看有啥不公正的没有,要是有啥意见也提出来,大家一块商议。

  孙大的爹就说了,他们家三个儿子,本来是应该有三座房子,但因为老大结婚的时候家里比较困难,所以就没给老大另外盖房子,也想着,孙大是老大,将来指望孙大养老。

  等老二结婚的时候,他们是想盖来着,可没盖上,老二也把婚结在了这里。

  老三结婚的时候他们盖了新房,老三把媳妇娶到了新房里,为这老二夫妻心里还是有点想法的。

  可他们现在没有能耐再盖房子,家里只有两座房子。

  现在呢,老大说他们要去镇子里姨妹子家里住,房子呢,老宅子就分给了老二,新房子给老三,但他们家里还有一块宅基地,还没有盖房子,这块宅基地给老大。

  如果老大以后自己有本事了,就花钱盖房子。没本事呢,就放在那里,不盖了。他们年纪大了,也帮衬不了,就不管了。

  这样算下来,他们算是亏了老大的,但老大是大哥,不和兄弟计较这个,让他们安心。

  对于这个孙家人都没意见,老二和老三家也没意见,村里的宅基地是一个儿子一块,他们家三个儿子三块,分给老大的就是宅基地,盖房子需要钱,他们住的都是现成的,他们是占便宜的。

  至于家里的地,按人口分,不偏不向,至于老两口的地,他们跟着谁,就归谁家。

  家里的东西呢,三个儿子平分,让他们自己选,他们老两口也不偏心。

  至于钱呢,孙家父母手里也就几十块钱,三个儿子平分。

  至于老两口跟着谁,他们也商量好了,一家管一年。如果老两口有病有灾了,小病小灾是不说了,大病大灾,那到时候三个儿子平摊。

  这是孙家父母的意思。

  “这不对吧?不是说了,你们家老大去镇子里,他们啥都不要呢吗?这现在一会儿又是地又是东西的,这不是摆明了欺负我妹子呢吗?”

  陈梅的娘家嫂子听完开了口。

  彩虹看了她一眼,不过彩虹没立即说话。

  “梅子她嫂子,老大家里当初是说过不要的话,可他们把钱还给彩真她妹子了,他们手里也紧张,这他们住人家的房子,还得供孩子上学,这去镇子里哪哪儿都要钱,找活儿哪儿那容易。我就想着这地给他们,他们有粮食吃,有菜吃,也能省几个。家里的东西有不少都是他们置办的,他们既然搬了也得带走,你说是不是?”

  孙大的妈开了口,都是她的儿子她都心疼。

  “那我不管,我只知道这人说话得算话,当初说了不要那就不要。既然有那本事说大话,那就别反悔。反正我把话放在,我妹子这边得分家里的一半,要是老二家里愿意让出去那是他们的事儿,我们管不着,该我妹子的,谁抢我和谁急。”

  陈梅的娘家嫂子黑着脸替她的妹子争取着,她今个来的目的就是这个。

  “凭啥你们分一半就得让我妹子让出去?说出去没这样的道理!你们占着新房子就够占便宜了,哪儿有这样欺负人的。我不管,我妹子也得要一半,谁要抢,得问问我们张家愿意不愿意。”

  张叶娘家的大哥也不愿意了。

  彩虹冷笑了一声,不过她还是没说话。

  接下来就是争吵,反正两边的娘家人为自己家的妹子争取着权益。

  孙家的三兄弟都是老实的,蹲在一边都没有说话,按他们的意思三个人平分,就像爹说的那样,多好。可家里的媳妇不让啊,昨天夜里折腾了一夜,他们也为难。

  彩真也没有说话,她没有想到会争成这样,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她平日对这两个弟妹也不薄,没想到分家会这样。

  彩虹听着这些人吵吵,陈梅和张叶的娘家人的意思就是他们一人分一半,老大什么都没有。

  “那也不能啥也不给我们老大啊,他没有分到房子就够亏了,这样不行。”

  孙大的妈连连摇头,不能这样对大儿子。

  “是他自己不要的,怪谁。有本事说那话,那就做出来啊。不然就别放那屁。”

  陈梅的娘家嫂子咬着不放口。

  “行了,不用吵了。”

  彩虹站了出来,再吵下去也没结果,有时间听他们吵架,争这一点的东西,她不如回去陪闺女。

  “既然我姐和姐夫说出来了,那就不要。不过话说好,地是村里分给我姐,姐夫,栓子还有凤仙的,既然他们不要,那就让村里收回去吧。”

  彩虹本来并不在乎这点东西,可他们说的实在不像话,这是欺负他们娘家没人吗。

  “那可不行,咋能收回去?没这样的道理。一人多少地都是定好的。他们的地就是孙家的。得分给我妹子。”

  陈梅的娘家嫂子急忙喊着。

  “既然是分给我姐他们的地儿,他们不拿,那就收回去。要是不收回去也行,我姐他们的地就是他们的,谁拿也说不过去。要是你们想种,可以,除了交的粮食,剩下的,谁种分给谁家一半,一半给我姐和姐夫。要是不种,就租给愿意种的人。别说什么我姐说了家里的东西不要,东西不包括地,别拿话挤兑人。”

  彩虹不想和他们计较,但该得的必须得,如果你们都好好的,让给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但你们要撕破脸,那也不怕。

  最后在村长的出面下,同意了彩虹的话,因为彩虹说的是有道理的,你帮着种地收成给你一半,自己家里人,说的过去。给外人种,人家也愿意呢,就是辛苦点,能多得不少粮食呢。孙大要是喊一声,多的是人愿意。还得承情。

  就算陈梅和张叶的娘家人嘟囔也没用,因为村里不少看热闹的人表示如果他们不想种,村里人愿意种地,他们也就不在说什么了。

  “家里的东西我大姐说了不要,那就不要了。”

  彩虹说道这里看到陈梅和张叶她们脸上一喜,她们的娘家人也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她笑了笑,又道:“不过彩电,录音机,自行车这些都是我买的,当初我是看我大姐他们不方便,给自行车让他们骑。彩电和录音机是给他们看的,现在他们不在这里住了,我自然要带走。”

  “那可不行,你既然搬来了,那就是孙家的东西,这东西该我妹子分。我看彩电就给我妹子好了,自行车和录音机给老二家里,他们家里两样,我妹子一样,我们就吃点亏,不挑了。”

  陈梅的娘家嫂子立马出声,陈梅交代过她,一定要抢彩电。

  “那两样给你们,我们吃亏要彩电好了,反正电视也在这边,省得搬了。你们都把新房子抢去了,还想抢电视,没门!”

  张叶的娘家大哥也站了起来,一副为妹子争到底的样子。

  彩虹听他们争吵着,好一会儿道:“当初给搬来的时候我没说送给我大姐,也没说送给这个家,所以这东西还是我的。我的东西我有权利做主,谁也别想留下,给白看这么多年就不错了,还想抢人东西。谁想抢那就试试!”

  彩虹的话有些不留情面,但也是对方先算计的,她知道,现在镇子里有彩电的都不多,别说村子里了,他们村里一共有两家是有电视的,另外一家还是黑白的。

  她给彩真带的彩电在村里是稀罕物,谁都想要,陈梅和张叶都打着主意呢,凭啥要便宜他们。

  彩虹看张叶的娘家哥哥站在她面前,人高马大的,恶狠狠看着她,她并不在乎,看着对方,道:“你要是想动手,那就试试。”

  钟华已经站在了彩虹的身后,张叶的娘家哥哥看看钟华又坐了回去,他听说了,这个钟华可是当过兵的,很厉害,打他们跟玩似得,他还是老实点吧。

  陈梅的娘家嫂子也想到彩虹跟前,看着彩虹那冷冷的眼神,她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她妹子回去可是说过彩虹的情况的,这是亲妈都敢打的主,惹急了,说不定真动手,自己啥好处没捞着,要是挨打了,那可划不来。

  反正她争取了,也尽力了,要不到,她也没法。那老二家的不是也不敢出头吗!

  “除了这三样,我买给大姐的衣服,鞋子,买给栓子和凤仙的东西全部带走。其余的我们都不要,你们爱咋分咋分。不过我也把话放在这里,今天分了家,算是彻底分清楚了,谁也不欠谁的!我大姐和姐夫也没占这个家的便宜,还吃了亏,你们也都看到了,以后谁在说他们去享福,不要父母兄弟这些话,那就自己掂量掂量。你们谁要是觉得我大姐和姐夫做的不好,想要这个兄弟情,谁就自己帮。你们谁觉得不公平,看不过去,那就自己拿钱出来帮,自己不愿意,就别瞎咧咧。我大姐他们在镇子里不容易,连个房子都没有,谁要想去镇子上,你们该找谁找谁,别打我大姐的主意。我的房子除了我大姐他们,不欢迎别人。就算他们以后能自己买房赚钱了,也和别人没关系,想占便宜的就歇歇。”

  彩虹说了一大段的话,该说的都说清楚了,我没占这个家的便宜,以后你们也别找我。今天都算清楚了,以后别拿这个说事儿,就算以后他们过好了,别人也别来占便宜。他们想帮衬,那是他们的情意。

  话都说成这样了,也没啥好说的,至于彩真他们剩下的东西,老二和老三家他们分了。

  把东西都写到了纸上,些的很清楚,连鸡属于谁家,几只,树几棵,归谁家,锅碗瓢盆这些也都写清楚了。

  三份,孙家兄弟都按了手艺,也有长辈和村里干部给按手印做了证明,这个家就算分清楚了。

  至于孙家父母,这第一年是跟着孙大了,不过孙大他们要去镇子里,孙家父母不跟去,孙大一个月给孙家父母粮食,再给二十块钱,他们住在老二或者老三家。这些也都写清楚了,都没意见。

  那些本家有的议论着,可他们也不敢说的难听了,没听彩虹把话都这些了吗?他们要是觉得不公平,他们帮呗。

  他们又不傻,人家的事儿,他们说说,快活快活嘴就是了。真轮到自己,那当然是为自己争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