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3章 掌教驾到

作者:流浪的法神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整个彭门帮众鸦雀无声,这可是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他们的四龙弟子就这么像一条狗一样跪在地上求饶,而他们却连站起来抗议一声,不,是多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这才是绝对的力量,在这种力量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

  “死不足惜。”

  敖可儿冷冷吐出四个字。

  张子豪不再犹豫,上前一步,手在腰间皮带上一按,弹出两把特制的晶石匕首,一把揪住李军的后脑勺,刀子照着就刺了进去。

  “噗。”

  血洒长空。

  李军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价。

  “怎样,这位秦爷,你满意了吧。”

  “还是十个亿,另外,从今天起我更改彭门称号,搬出这座府邸,你看如何?”

  张子豪丢掉手中带血的匕首,冲秦羿问道。

  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同时也是能保住他利益最大的退步,如果秦羿还不同意,那就唯有以死相拼了。

  到了这一刻,张子豪比任何一刻都渴望力量,比任何一刻都要更清楚,这世道光有钱有势还不行,必须自身拥有武道地位方可自保,否则即便是做的再大再强,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也是弹指间灰飞烟灭的份。

  “我给你过你机会,但你没有照做,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你不是问我,我和彭家什么关系吗?”

  “但凡世上稍微有点良知的人,都不会容许你这种蛀虫败坏彭门声威,杀你脏了我的手,你自杀以敬彭公在天之灵吧。”

  秦羿冷然喝道。

  “真的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了吗?”张子豪颤声问道。

  秦羿面无表情的冷漠已经给了他答案,张子豪绝望的冲天大喝了一声,然后大叫道:“姓秦的,我确实治不了你,但这天下还有一人能治你。”

  “有请龙虎山掌教张夜庭道尊。”

  “有请道尊。”

  随着张子豪的大喝,众弟子齐声恭迎。

  这时候天空中传来一声悲沉的道号:“无量寿佛天尊!”

  紧接着一身黄色道袍的张夜庭自里边凉亭里,如大鸟一般张臂踏空而来,只是几个起落,便落在了场中。

  刚刚他一直在楼阁上观战,以他的修为能清楚的看到,由龙虎山所创的克武筒、灵雷,根本连秦羿等人的护身结界都破不了。

  不过这并代表不了什么,克武筒、灵雷这种玩意本就是作为交好张子豪,白送的东西。

  在张子豪看来可以灭杀宗师,其实在张夜庭这等高手眼中,无非就是在鬼市用张子豪的钱买资源供弟子修炼后留下的一点废渣打造而成的无用之物罢了。

  秦羿能挡住克武筒与灵雷,在张子豪这种俗人看来,已经是神仙一般,甚至不惜开出了十亿的天价。

  但张夜庭很清楚,哪怕是一个罡炼中期宗师,或者法气中期天师,都可以凭借着护身结界很轻松的挡住。

  秦羿很年轻,最多也就二十岁出头。

  想当年如他心目中那个神一般的秦侯,在这般年纪的时候也才刚刚踏入宗师境界,所以他敢断定,这个人最多也就是个中期宗师、天师境界。

  他迟迟没有动手,非要等着现在才出手,只是因为在反思秦羿刚刚说的那番话。

  彭连虎是西江的标志,是英雄,本不该被亵渎,张子豪真的不配打着彭门这块招牌。

  秦羿开口五十个亿,五百个亿,显然并非为求财而来,一个人不为财,却只要维护英雄的尊严,这是值得钦佩的,同时也让张夜庭暗叫惭愧。

  但龙虎山又离不开张子豪的支持,一旦张子豪垮掉了,龙虎山仅凭那点香火钱,又如何在如今灵气衰竭的大环境下发展?

  权衡之下,他心中已经有了计量。

  “贫道张夜庭,见过这位兄弟,适才听闻你姓秦,请问与江东秦侯老秦家是何关系?”

  张夜庭客气拱手拜道。

  在说话的同时,他仔细的打量着秦羿。

  当年秦羿二次复活与燕九天血战的时候,容貌已经是大变,张夜庭因为闭关,错过了那一次天山观战,记忆仍然停留在秦侯最初的少年模样。

  而地狱生生死死后,又修仙有术,秦羿的容貌又有了一些变化。

  想程苦等目送秦羿去地狱的这批老人都已经认不出来,张夜庭就更别提了,他脑海中的秦侯,永远是站在龙虎山巅,青衣飘飘的英俊少年。

  是以,在这夜晚,猝然之下,竟是完全没有认出来。

  当然,凭借着一颗道心,他在秦羿身上已经感应到了一些熟悉的气息。

  面前的这个青年身上有着与昔日秦侯一样的傲气、正气!

  张夜庭在打量秦羿的同时,秦羿也在看自己这位昔日老友。

  张夜庭按照年纪推算,其实应该已经快五十岁了,但由于修炼有道,他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岁出头的样子,比起当初多了几分成熟之气,穿着更稳重一些,余者变化并不大。

  只是让秦羿失望的是,张夜庭还真是张子豪这个人渣的后台。

  “这很重要吗?”

  秦羿漠然问道。

  “实不相瞒,贫道对于彭门主同样心存敬意,张子豪着实有过。”

  “这样,我令他解散彭门,搬出彭府,同时自残一目以谢罪。至于彭门的这些人,执事各断一臂,五龙及以下各削五指,仙家以为如何?”

  张夜庭道。

  这已经是他能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了,张子豪的人解散也就解散了,这帮人不是什么好鸟,也算是向彭爷赎罪了。

  至于日后他们再怎么经营,来确保继续供奉龙虎山,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张夜庭也看不到,管不到那么远。

  “张掌教,你疯了?”

  “我每年花这么多钱供着你们龙虎山,不是让你来劝人戳瞎老子对眼的。”

  “我要的是你立即干掉他,干掉他。”

  张子豪一听,嘴都快气歪了,嗷嗷大叫了起来。

  其他弟子则是更加气愤,好歹今儿这人找事,点名是让张子豪自裁谢罪,跟他们关系不大,现在好,张夜庭一句话,把他们全都给圈了进来。

  一时间,彭门上下无不是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