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尾声

作者:古龙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石阶上的门已开了,是朱停开的。有人能做得出这种开不开的门,就有人能将它打开。

  世界上的事,有很多都是这样子的。所以你就真能做出,种任何矛都刺不穿的盾来,也一定有人能做出种矛来刺穿你的盾。这世上并没行真正“绝对”的事存在。

  陆小凤处在石阶上,看着笼子里的霍休,他忽然觉得这笼子实在很像个牢狱。

  无论谁做错事,那一定要受到惩罚的。陆小凤叹了口气,这件事能这么样结束,他已觉得很满意。这件事是怎么样结束的呢?

  老板正用一个木头做的三角架,在测量这山洞的高低。老板娘在旁边看着她知道他一定又有了个新奇的主意,可,是她并不想问。她知道没有一个男人思索时喜欢女人在旁边多嘴的。

  朱停却忽然问她:“那个人是不是要走了?”

  老板娘道:“嗯!”

  朱停道:“你不去送他?”

  老板娘道:“你去,我就去。”

  朱停冷冷道:“他好像并不想要我去。”

  老板娘道:“你也不想去?”朱停承认。

  老板娘道:“他随随便便派个人来通知一声,你就立刻来了。”

  朱停道:“那只不过因为我知道,我若有事找他,他也会来的。”

  老板娘道:“来了也不打招呼,不说话。”

  朱停道:“来不来是一回事,说不说话又是另外一回事。”

  老板娘叹了口气道:“像你们这样的朋友,天下只怕还找不出第二对来。”

  朱停放下了手里的三角架,凝视着她,忽然道:“我已经决定留在这里了。”

  老板娘道:“我知道。”

  朱停道:“你能够在这种地方耽下去?”

  老板娘道:“只要你能耽得下去,我就能。”

  朱停道:“你若不想耽在这里,我也不怪你。”

  老板娘瞪着眼道:“你想赶我走,好让那小狐狸精陪着你。”

  朱停笑了道:“你几时变得会吃醋了?”

  老板娘道:“刚才。”

  朱停道:“刚才?”

  老板娘道:“刚才那小狐狸精偷偷的在跟你说什么?”

  朱停微笑道:“说的当然是个秘密。”

  老板娘又瞪起了眼,道:“什么秘密?”

  朱停悠然道:“我以后会告诉你的,现在……现在你已经可以去送他了。”

  老板娘道:“不去。”

  朱停道:“为什么?”

  老板眼咬着嘴唇,道:“从今天起,我要开始寸步不离的盯着你,无论什么地方我都不去,因为——”

  朱停道:“因为什么?”

  老扳娘看着他,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爱情,柔声道:“因为现在我才知道你是个了不起的男人,我怕别人抢走你!”

  陆小凤远远的看着他们,忽然叹了口气,道:“看来他们的危机已过去了。”

  花满楼道:“他们有什么危机?”

  陆小凤道:“这两年来,老板娘好像对老板有点失望,我总担心他们会变成一对怨偶。”花满楼道:“老板娘是不是觉得老板太懒?太没有用?”

  陆小凤笑道:“但现在她总该知道,她的丈夫是个多么了不起的天才了。”

  花满楼承认,若不是老板,我们说不定真要被困死在这里。

  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能为自己的丈夫觉得骄傲的。

  陆小凤又叹了口气,道:“别的我倒不怕,但挨饿的滋味,看来好像是真的很难忽受。”他正看着笼子里的霍休。霍休却瞪大了眼睛,在看着笼子外的上官雪儿。

  雪儿的手里拿着根香肠和两个饼,正在和霍休“嘀嘀咕咕”的说话,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霍休已经气得脸红脖子粗了,忽然跳起来,用力去撞那笼子。他当然撞不开,这笼子本就是他特地打造的,谁也撞不开。

  雪儿在外面冷冷的看着他,好像已要走了,霍休却又留住她,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霍休忽然长长叹了口气,在张纸上画了个花押,用这张纸,换了雪儿的香肠和饼,立刻就坐在地上狼吞虎咽起来。

  花满楼忽然问道:“他还是宁死也不肯说出他将那笔珠宝藏到哪里去了?”

  陆小凤:“他不怕死。”

  花满楼苦笑道:“他真的认为穷比死还可怕?”

  陆小凤笑道:“但现在他也许已发现还有件事比穷更可怕。”

  花满楼道:“饿?”

  陆小凤还没有说话,雪儿已跳跃着奔了上来,眼睛里发光,笑道:“我已将那根香肠和两个饼卖给他了,你们猜我卖了多少银子?”他们猜不出。

  雪儿挥舞着手里的那张纸,道:“我卖了五万两,整整五万两,我随时那可以用他亲手写的那张纸条,到他的银号里去提银子的。”

  陆小凤忍不住笑道:“你的心倒真黑。”

  花满楼笑道:“天下只怕再也找不到更贵的香肠来了。”

  雪儿道:“所以那老狐狸简直气得要发疯,可惜却又非买不可。”

  花满楼叹道:“你难道准备把他的家当全敲光?”

  雪儿道:“那些财产中就是我们家的。莫忘记我也姓上官。”

  陆小凤笑道:“你就算每天敲他五万两银子一两年之内,只怕也敲不光他的。”

  雪儿道:“那么我就在这里敲他三年,敲光为止,反正有人在这里陪我。”

  陆小凤道:“老板真的已决定留在这里么?”

  雪儿点点头,脸上忽然露出种很神秘的微笑,道:“他跟老板娘说,他要留在这里,是为了要用这地方制造几样惊人的东西出来,其实只有我知道他是为什么要留下来的。”

  陆小凤道:“是为什么?”

  雪儿眨着眼,笑得更神秘,道:“那是个秘密。”

  陆小凤道:“什么秘密?”

  雪儿道:“既然是秘密,怎么能告诉你?”

  陆小凤盯着她看了半天,忽又笑了笑,道:“你的秘密我本就不想知道,我只不过有点担心。”

  雪儿道:“担心什么?”

  陆小凤道:“你用这张纸条去提银子时,别人若是要追问这纸条的来历呢?”

  雪儿道:“绝不会有人问的。”

  陆小凤道:“哦!”

  雪儿笑道:“莫忘记他本就是个神秘而古怪的老头子,连他最亲信的部下都一向不知道他的行踪,他本就一直是用这种法子办事的。”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看来这好像又是他自己在自作自受。”

  雪儿笑道:“一点也不错,若不是他自己造成这种结果,我想要敲他的银子,还真不容易。”

  一个人的命运如何,本就是他自己造成的。所以正直勤勉的人,总是会有很好的运气。

  陆小凤微笑着站起来,道:“那么你就留在这里慢慢的敲吧,最好能顺便替我敲他几坛好酒。”

  雪儿凝视着他,道:“你……你现在就要走了?”

  陆小凤笑道:“我若在这种地方待上三天,不被闷死才怪。”

  雪儿道:“我那个秘密你也不想问了?”

  陆小凤道:“不想。”

  雪儿眼珠子转了转,忽又笑道:“其实告诉你也没有关系,你反正迟早总会知道的。”

  陆小凤也不反对。雪儿道:“他留在这里,只因为我爱上了他,他也爱上了我。”

  陆小凤笑了。

  雪儿淡淡道:“我知道你不信的。但等我嫁给他时,你就不能不信了。”

  陆小凤忍不住道:“你要嫁给他,老板娘呢?”

  雪儿悠然道:“老板并不一定只能有一个老板娘的,你能有四条眉毛,老板为什么不能有两个老板娘?”

  山坡在夕阳下,陆小凤走在山坡上。他一声也不响,已走了半天,忽然道:“那小狐狸一定又是在说谎。”

  花满楼道:“嗯!”

  陆小凤道:“老板又没有疯,怎么会娶她这种小鬼作小老板娘?”

  花满楼道:“当然不会。”

  陆小凤又闭着嘴走了段路,忽然道:“但老板却是个混蛋,时常都会发疯的。”

  花满楼道:“小老板娘也通常都是小狐狸精。”

  陆小凤道:“所以你最好赶快回去劝劝那混蛋,叫他千万不能做这种混事。”

  花满楼道:“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陆小凤道:“你知道我不跟他说话的。”

  花满楼道:“假如根本没有这回事呢,老板岂非要认为我们是两个疯子?”

  陆小凤道:“偶尔做一次疯子又何妨?”

  花满楼叹了口气道:“看来无论谁跟你交朋友,迟早总会被你传染一点疯病的。”

  他去了,他没法子不去。

  陆小凤就像是个傻瓜一样,坐在路旁边等着。幸好这条山路很偏偏,除了一个摘野菜的老太婆外,就没有别的人经过。他并没有等多久,花满楼就回来了。

  陆小凤立刻问道:“怎么样?”

  花满楼板着脸,道:“你是个疯子,我也是。”

  陆小凤道:“根本没有那回事?”

  花满楼道:“他们的确有个秘密老板巳收了雪儿做干女儿。”

  陆小凤怔住。

  花满楼又叹了口气,苦笑道:“你明明知道那小鬼是在说谎,为什么偏偏还要上她的当呢?”

  陆小凤也叹了口气,苦笑道:“因为我不但是个混蛋,而且是个笨蛋。”

  他抬起头,忽然看见雪儿连跑带跳的赶了过来,喘着气问道:“你们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人走过去?”

  陆小凤道:“只有个摘野菜的老太婆。”

  雪儿跳起来,道:“这个老太婆一定就是我姐姐。”

  陆小凤道:“你姐姐,上官飞燕?”

  雪儿点点头,眼睛里发着光,道:“我现在才发现她并没有死,她本来就很会装死,刚才你们走了后,我到下面去……”

  陆小凤不等她说完,忽然扭头就走,而且还拉着花满楼一起走:“这次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上当了,我根本连听都不听。”看来他的确已下了决心他走得真快。

  雪儿痴痴的看着他们走远,才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为什么我说真话的时候,别人反而偏偏不信呢……”